pxqzf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劍骨 會摔跤的熊貓-第四百六十九章 換種活法熱推-llnsi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罩满猩红霞光的琉璃山,穹顶有一抹雪白长线划过。
“嗖”的一声!
这抹长线,直接将琉璃山山头切斩成为两半。
整片大泽,被韩约以愿力包裹,分割开来,琉璃山战场四方如有神敕加持,上抵穹宇,下至沼泽。
这是一座完整无垢的小世界。
这,也是韩约为宁奕准备的最终战场。
那座屹立大泽数十年不倒的标志性山峰,已经被宁奕剑气摧塌,化为数千块漂浮悬沉的巨大石块。
但此刻悬浮在空中的书生,面容毫无惋惜之色。
单亲妈妈的前世今生 汇超
“宁奕。”
韩约柔声开口,道:“当年叶长风助你修行,以稚子剑鞘,将我镇压。如果不是他出手,你已是一具死尸了。”
宁奕握剑而立,站于虚空之上,黑衫随风飘摇,脚底溅出层层虚空涟漪。
“这世上可没有如果。如果没有叶先生出手,你一样杀不死我,我依然会站在你的面前。”
韩约只是一笑置之。
宁奕握住剑柄,冷笑道:“如今我就站在你面前,若不是因为畏惧战败,你又何必多言?”
“畏惧战败?”
书生摇了摇头,笑道:“宁奕,你让我很失望。我将你视为心中大敌,可是如今来看,你实在太不了解我了。”
“我韩约一路走来,不知吃了多少败仗,被人打断脊骨,被人敲碎四肢,被人唾弃谩骂侮辱,一生行事,从来都是做好身死道消的准备,如此……才走到今日这个位置。”稍微停顿,书生灿烂笑道:“既如此,我又怎会畏惧战败?”
宁奕皱起眉头。
“我只是想说,你实在是个灾星啊。”书生那双如春风般温柔的双眸,缓慢凝视着宁奕,他的声音似乎具有了独特的力量,让人情不自禁想要听下去。
“跟你有关联的那些人,无论修为再高,都没有一人能有好下场……赵蕤圆寂,裴旻薄命,徐藏战死,裴灵素染上不治之疾,周游坐化莲花道场。你自己想一想,千手,齐锈,温韬,蜀山一脉,在你入宗之后,可曾有过一天的太平日子?”
“即便是叶长风这样的通天人物,也被你的厄运沾染。”
韩约微笑道:“我听说他也死在蜀山后山了,若非如此,我又怎敢挣脱稚子?”
“你想说什么?”宁奕冷笑一声,嗤之以鼻。
“我想说的,就是这些。”书生耸了耸肩,仍然是那副温和无害的笑容,“宁奕,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是你给他们带来了不幸?”
这句话,让宁奕的面容出现了一刹的凝滞。
他的道心十分坚固。
他知道,韩约口中的每一句话,都是对敌之时的“杀招”,决不能听,决不能去思考。
但偏偏这句话,他无法不听。
这个念头……他又怎会没有想过?
仵作娘子
他拎起剑后,身边亲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去,只剩下孤独的自己,在追求最强剑道的路上越跑越远。
这一刹的犹豫,被韩约看在了眼里。
书生循循善诱,笑道:“我可以帮你。”
宁奕轻轻吸了一口气,将情绪平复之后,他安安静静握着细雪,望向书生,不发一言。
两人之间,沉默下来。
虚空之中,闪烁着六道金灿的光火,将大泽封锁。
“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会洗涤这座世界的规则。”韩约眯起双眼,淡淡道:“六道分身,还缺最后的天道……若你愿进我琉璃盏,化为最后残缺的‘一’,我便答应你,此后可得万世洪福,不再遭受苦难。”
此言说出。
明星娇妻养成记 木伊伊
宁奕笑了。
“这句话,如果说给一年前的我,或许我的道心,会因此生出裂隙。”宁奕轻轻道:“那时候的我,未曾成功守护过身边的人。”
那时候,丫头重病。
宁奕曾一度怀疑,是自己给身边人带来了苦难。
“韩约,你让我很失望。”
宁奕的声音,让韩约一怔。
他完全套用了之前自己所说的话——
“我将你视为心中大敌,可是如今来看,你实在太不了解我了。”
“……你根本不知道,这些年,我究竟经历了什么。”
“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应走的道,应行的大义。”
宁奕将细雪平举在面前,轻轻叩击剑身,震出阵阵波动颤音,“赵蕤先生,裴旻将军,叶老先生,徐藏,周游,你所说的,我身边的所有人……他们都只是在走自己想走的路罢了。”
下一瞬。
宁奕陡然出现在韩约面前。
他单手持剑,一剑砍下。
韩约肩头陡然浮现一道虚无的罗汉身影,双手抬起,掌心钳住砸剑!
那尊罗汉,双手接剑那一刻,便不再平静,陡然怒目,咆哮狂吼。
滚滚剑气,冲刷书生衣衫。
砸剑之时,宁奕一拳轰出,龙啸凤吟,如炮弹一般重重轰击在书生胸膛。
他这一拳,用力极深,直接将韩约胸膛血肉打得凹陷下去。
“噗”的一声。
没有挡住这一拳,一抹鲜血从韩约嘴唇中喷出。
他面色苍白抬头,看到了第二道金光熠熠的可怖拳影!
“这一拳,是替我师父叶长风打的。打你不守规矩,擅拔剑鞘。”
再一拳。
明明先前那一拳已经递出,但虚空之中,仍然出现了第二道拳影——
宁奕的背后浮现出三颗巨大星辰,星河璀璨,一尊千手菩萨坐落于长河之上。
这是宁奕踏入修行,最先学会的“术法”。
名为千手。
这第二拳,气势竟比第一拳还要刚猛,还要不可抵挡,直接轰在韩约书生的下颌之上,打得瘦弱书生向空中飞掠而出。
“这一拳,是替净莲打的。”
“这一拳,是替姜大真人。”
“李玉道。”
“朱砂。”
琉璃山大泽战场,只见一道长线不断四处碰壁弹射,虚空正中央,一位黑衫年轻剑修,如千手修罗,浑身煞气,背后生出千条臂膀,只有一条持握白色伞剑,其余手臂尽呈握拳之姿。
無極始神 道和
韩约的书生法相,被打得四处抛飞。
宁奕也不断挪移,不断出现在韩约面前,不断出拳!
在每一拳出击之时,都动用了“山离”之道,再加上“空之卷”,这片无垢领域内的空间,反复被扭转。
时而吸取。
时而排斥打击。
韩约保持着双手抬起格挡的姿态,死死护住面门,但是他的肩头,小腹,后背,诸多部位,尽数涌出鲜血。
一颗又一颗的头颅,从他的书生白衫之下钻出。
一时之间,这具原本斯文白净的书生身躯,显得怪异起来。
六道轮回,五具法身……在这一刻齐齐施展现身!
韩约凭借六道轮回,硬生生将自己拔离出宁奕千手操纵掌控的领域,最终身子滑掠数十丈,狠狠踩在虚空漂浮的一块大石之上,以垂直大泽地面的姿态,站在宁奕的头顶。
宁奕面无表情抬头,收回自己的千手法相。
两人站姿如两把交叠的十字之剑。
遥想对望。
书生身旁,无形愿火燃烧缭绕,他手指摩挲,狠狠揉搓,将宁奕的“山离”之力如捻香一般搓得灰飞烟灭。
宁奕神情淡然,散掉了自己的“千手领域”。
“甲子城交手,我本以为你本尊会强很多。如今来看……”
停顿之后,宁奕讥讽笑道:“不过如此。”
没想到,韩约并不动怒。
他也笑了,阴柔附和道:“不入涅槃,终隔天堑。星君境界再如何修行,又能修行到哪儿呢?”
“宁奕,你真是每次见面……都让我又惊又喜。”
书生盯着宁奕,像是在看着一枚甘甜可口的果实,他兴奋地笑道:“霜杀秋草,百折不挠。无论怎么杀你,怎么压你,你总能活下去,长下去……你身上的那份造化,已经有了成熟的气息了。”
宁奕听出了韩约的垂涎之意。
这个一心想要拥抱光明的疯子,拼命寻求着“天道”的化身。
这世上,没有谁,比自己更适合了。
执剑者的神性,就是世上最纯粹,最绚烂的光。
“想要么?”
他举了举自己脖颈上的半片骨笛,笑道:“想要的话,就亲手来拿啊。”
韩约舔了舔嘴唇,礼貌而克制地摇了摇头。
“你是想等中州军队踏入大泽,再启动那个东西吧?”宁奕忽然伸出一根手指,指向穹顶。
韩约没有抬头,神情微微一滞……宁奕比自己想象中要聪明,他看穿了大泽的结界布局。
“将东境大泽全部炼化,开启一座崭新的新世界。”
“届时,你就是天道,你就是造物之主。”
后宫如懿传2 流潋紫
宁奕声音沙哑地开口,“两座天下万年以来,似乎都没有出现你这样的疯子……如果让你的计划成功,那么崩塌的,将不仅仅是大隋的律法。”
若是韩约成功开辟了先河。
那么……接下来将会是一个“人吃人”的时代。
“你看出来了啊。”书生抿嘴笑了笑,很不讲究地拍着身上灰尘,细声自语,像是喃喃,“大隋的律法崩塌,与我何干……时代如何变化,又与我何干……”
这座天下,人人都盼着他死。
难不成,他便要死给这些人看不成?
这世道……无非就是你杀我,我杀你。
他想要换一种活法。
就要给这座天下的其他苍生,一样换一种活法。
……
……
(晚点还有一章。大概一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