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3n1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愛下-第四百九十四章 夜話分享-kw3um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飘起雨来了。”

周离拉着一车动物回到自己的小房子。
开门先将团子放在地上,看着她跑向沙发,然后他转头看向棉签:“你们今天就住我的房间吧,我和槐序睡楠哥睡客厅,或者楠哥睡槐序房间,我和槐序睡客厅,都可以。”
“啊?”绵绵。
“同啊。”千千。
“怎么了?”周离问。
“enmm……”绵绵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一扭头,“千千有话要讲。”
“啊?我没有!”千千将头摇得像是拨浪鼓,“明明就是绵绵想睡槐序的房间,她不好意思说出来。”
“是这样吗?”周离又问。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一尺南风
“并不!”绵绵红着脸,慌忙否认,“你不要听她乱说!我才没有!”
“这样啊。”
显然事实就是这样,两只抠脚萌妹想睡槐序的床。然而今天情况毕竟和上次不同,她们既不好意思将槐序赶出去,也害怕周离认为她们是不想住他的房间,还要维护自己懂礼貌的形象,是有些矫情了。
不过知道归知道,周离并不打算让她们如愿。
因为她们毕竟算是自己的同学,是自己的客人,两个房间都可以住的话,当然是让她们住自己房间更合适。
何况上次她们一走,槐序就把床单洗了,周离当时看得很诧异,因为他从不知道这只老妖怪这么讲究。但后来再一想,可能是老妖怪的‘领地’观念在作怪。
综上所述,他觉得将两只抠脚萌妹安排到自己房间是个更好的选择。
“那就这样安排吧!”周离抿笑了下,语气温柔,“如果你们元旦这几天也想在外面玩,不想回学校,也可以住我这,免得回了学校再出来还得翻上翻下的。”
“好的。”绵绵乖巧点头,脸还没褪去红色,颇有几分可爱。
“同上。”千千也是。
“那你们两个睡里面吧。”楠哥将在她身边转悠打滚的团子推开,“我睡沙发。”
母皇 流浪的蛤
“团子大人也要睡沙发!”
“行吧。”周离无奈的瞄了眼团子,“团子一般也睡沙发的。”
“没事,你沙发这么大,你和槐序都睡得下,我和团子也睡得下。”楠哥瞄了眼沙发,安排道,“我睡这边,你睡那边,免得我半夜翻个身把你压死了。”
“好的喔!”团子喵道。
“好的。”周离也点了点头,又看向棉签,“明天我去我姐姐那里一趟,如果你们还在的话,我给你们带好吃的回来。”
“是真的很好吃。”槐序对棉签说。
“那就打扰了。”绵绵果断作出决定,顺便帮千千也做了,“但千千要回去。”
“呸我也要吃好吃的!”
“喔~~”
周离继续微笑着,在沙发边上坐下,随手打开电视。
这样的热闹也挺好的。
是夜。
周离和槐序并排躺在床上。
周离盖着一床毯子,将自己裹成一长条,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步生莲:弃妃艳杀天下 谁家的猫
槐序的声音自身边响起:“没有挨着你的女朋友睡,挨着我,是不是很失望?”
“没有。”周离漠然道。
“没有么?”槐序有点意外,一翻身盯着他,“那是挨着你的女朋友睡好玩还是挨着我睡好玩?”
“女朋友。”周离很直接。
“人类……”槐序摇摇头,顿了下又说,“过不了几年你就会明白,这些都是过眼云烟。不信你看那几个当老板的,专门买了清心静心的雕像放在卧室,就是为了防老婆。”
“。。。”
“不理我了……”槐序自言自语,然后又换了个话题,“你的毯子裹着舒服吗?”
“你是不是有多话症?”
“李呆毛也有。”
“……”
“其实你可以盖我的被子的,反正我不盖被子也不要紧。”
“……我怕你明天一起床就把被子拿去洗了。”
“不会的。”槐序很自然道,“毕竟咱俩也相处这么久了,你身上的味道我早就熟悉了,臭的香的都熟悉了。”
“你好恶心。”
“这有什么好恶心的?”槐序皱眉,“人类不都是这样吗?”
魔王再生 水果沙拉
“不要说。”
“这样就显得刻意了。”槐序继续向他传达道理,“你首先要正确对待一点——人终究是人,且只是人,不是神。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完美的,这世上也不存在任何一个不会抠鼻屎和放屁的人。”
“……”
棺尸 单手离骚
“又不说话了……”槐序嘀咕了声,但并不介意,他继续说道,并很自然的衔接上一句,“一个人不管再光鲜亮丽,但你细下看去他也是布满瑕疵的,再好看的人也有不好看的地方,再优雅的人也会偷偷抠脚,这些道理我早一千多年就明白了——这世上真正完美的只有一个种类,那就是妖怪。”
“……”
“现在你知道谁才是最完美的了吧?”
“可是妖怪会话痨。”
“……”
这下换槐序无语了,但只沉默了几十秒钟,他就又换了个话题:“你说老师还活着吗?”
“不知道。”周离说。
“我今天刷抖音的时候,刷到一条新闻,说是科学家已经发现了宜居的地外行星,你刷到这条没?”槐序问完,又自言自语的补充了一句,“你肯定没有,你都是偷偷刷抖音,今天人多,你没刷。”
“我很久前就刷到了。”
“是么?”
“有什么关系吗?”
“我听说榆国的计划中有一个,就是离开地球去其他和地球差不多的星球,而且优先级还蛮高。”槐序说道,“我之前给你说过这些科学研究室不少背后都有妖国的影子,你还记得吧?”
“为什么要和地球差不多?”周离问。
“原先是不用的,反正都和妖怪原本的世界差很大。但是现在故土世界和所有妖怪已经根据地球环境做出了改变,并且故土世界已经没有能力再进行一次大改变了。”
“原来如此。”周离点点头,停顿了下才又说,“那个星球离得很远呢。”
“是啊,要走很久,好多光年呢。”
“光年是距离。”
“……我当然晓得光年是距离!”槐序说完又立马说,“我发现我和你说这些正事的时候,你兴致最高!”
“能成功吗?”
“谁知道呢。”槐序摇了摇头,“谁知道他们最终会执行哪个计划,谁知道这些计划的进度,谁知道有没有突发情况……说不定原本最落后的一个进度突然迎来大突破,一下变成可行性最高的一个计划了呢?说不定原本最有希望的一个进度突然卡死或者宣布前面是一条死路……要看那些大人们了。”
“这样啊。”
周离沉默了下,又开口道:“那要是这个计划成功了,你也会走吗?”
“不会。”
“你好肯定。”
“恐怕很多妖都不会。”槐序也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他们已经习惯这片土地了,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很久了,这里已经变成了他们的第二个故土,何况对于一个更加年长的妖怪来说……他们已经背井离乡过一次了。”
“这样么……”
周离又陷入了沉默。
槐序的声音继续在他耳边响起:“那我要是走了,你会想我吗?”
“当然。”
“嘿嘿……”
“以前在我小的时候,农村里……”周离拖着慢慢的语调,就在槐序以为他要说一个感人的故事的时候,他说,“有一个在冬天都光着脚到处跑的傻子,也是这么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