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wfnq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051章 頑固的石頭熱推-qw4sy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此时的长安城,并非是唐代那个驰名中外的“国际大都市”,中国古代建筑史上的明珠。现在的长安,只不过是胡人在汉代长安城上反复利用修改最后形成的一个“怪物”。
古代的城池,若是论造型和美感,比这座城丑陋的,实在是不多见。
由于城池狭小,于是长安城外也形成了很多“棚户区”,使得这座城池乱上加乱,郊外甚至还有圈地养马的,而京兆府对此却无可奈何。
长安西城的一座普通院落,是宇文邕用来安置高演和高延宗叔侄的地方。这里的防卫可谓是外松内紧。
表面上看,这里门口连一个门卫都没有,似乎随便一个人上门都能搞事情。然而实际上,这周边一圈所有的院落,都布置了暗哨。
院落是一条死路,一般不会有人到这里来。但一旦有人好奇经过,都会被抓住盘问。久而久之,这条路就彻底没有人走了。
除了送饭送衣物的人以外,就再也没有人进出这座院落了。
当韦孝宽带着亲随来到这座院落门前的时候,忽然从斜刺里闪出两个披甲的卫士,拦住了他的去路。
“勋国公请留步。”
————
其中一人客气的说道,嘴上客气,身体可不客气,直接拦住了韦孝宽的去路。另一个则是直接堵住了院门,如同一尊门神。
“诸位,是陛下让我来的。具体是为了什么事情,人多眼杂,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去找上级通传,到时候自然知道。
勋国公府就在长安也跑不掉,有什么事情,你们来找我韦孝宽就行了。”
韦孝宽这番话说得绵里藏针,两个卫士岂敢在这样的事情上开玩笑,连忙告罪,让开道路,灰溜溜的去跟上级汇报去了。
“阎王易躲,小鬼难缠。”
韦孝宽轻叹一声,人人都会遇到些许小麻烦,比如刚才那两个卫士,就是宇文邕所组建的独立部队中的一员。
不听任何人的调遣,除了皇帝本人以外,任何人都不可能调动他们。
所以有些骄横,也是难免的。宇文邕在权威日盛的同时,也是在慢慢侵蚀从前的旧有格局,韦孝宽这个人对时局,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是洞若观火。
大叔来势汹汹
“怎么是你?”
先天因果系統 時空無限
无限之黑暗势力崛起
一进门,就看到十多岁的高延宗拿着一把斧头在劈柴!
棄妃,別來無恙 楚千墨
劳动是不可能劳动的,劈柴只是为了取暖,顺便当做练武。他看到韦孝宽进来,平静的面色,就开始多云转阴。
不过被关了几个月,多少有点长进,高延宗知道韦孝宽是来找高演的,于是指着身后一间厢房说道:“人在里面,你要去自己去,不奉陪了。”
说完不理会韦孝宽,继续在院子里劈柴。
这小伙子不错!
韦孝宽瞥了高延宗一眼,当初对方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现在看来,高氏皇族里面也不是没有人才的。
在这样困窘的环境下,随时可能被杀掉祭旗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坚持身体锻炼,这说明此人虽然年幼,但心智却并不幼稚。
不说老谋深算,起码也是意志坚定之辈。
真是可惜了。
韦孝宽推开厢房的门,却发现高演居然剃了一个光头,还穿上了僧人才穿的黑色“常服”。
“敢问齐国的长山王,这里是周国,所有的寺庙,都已经不复存在了,请问你这是打算在哪里出家呢?”
要知道,剃光头在这个时代,也只是一种形式,并非所有的和尚都是光头的!
明知道宇文邕灭佛,结果你还故意去剃个和尚头,这算是故意找不自在么?
獨自封靈
韦孝宽觉得高演这厮,也是个性格坚硬,不好对付的家伙。
“贫僧乃是洛阳白马寺的僧人,与贵国无关。周国灭佛,那只能灭长安的佛,却灭不了洛阳的佛。”
高演这话意味深长,可以说是在不动声色的回击韦孝宽。虽然对答很精彩,但不过是胡说八道而已。
要说白马寺的僧人,高伯逸还真是在里面挂单过的,度牒都有。至于高演,现在纯粹是自说自话,反正韦孝宽也不可能去洛阳白马寺查证就是了。
“哦,那可惜了呢,周国不尚佛,还真是阻碍了长山王追寻佛法呢。”
韦孝宽的话语里满是揶揄,细细品味,还带着深深的讽刺。哪怕此刻高演已经不再去想过去一年发生的那些事情,也被对方怼得无话可说。
高演慢慢低下头去,不去看韦孝宽,只当眼前这个人不存在。
“呵呵,陛下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放心吧。”
韦孝宽跪坐到高演的对面,漫不经心道:“世间风云变幻,沧海桑田。高氏一族,昨日或许还是齐国的主人,明日,后日,或许不久的某人,就不是了。
哪怕你现在装作听不见这些话,看不到我这个人,我说的这些,也不会因为你的掩耳盗铃而改变,对不对?”
高演的身子动都不动,像是没听见韦孝宽说什么一样。
“邺城孤儿寡母,是拦不住高伯逸的。更别说,李祖娥,是高伯逸夫人的姑姑,一家人。你那个大姐,听说现在已经完全失宠了。”
韦孝宽说起北齐的事情来,一边啧啧感慨,一边观察高演有什么表现。
“以后,齐国虽然还是姓高,但却很可能跟你们家没关系了哦。这就好比当年萧衍代替萧道成一脉,连国号都改了呢。”
高演像是死了一样,完全不说话。
“其实呢,陛下这个人,心肠是很软的。高氏落到这幅田地,我们也不想。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出兵,打下洛阳,然后让你在洛阳登基称帝,是为齐国正统。
这样的话,高氏还保留着自己的火种没有熄灭。上一辈斗得那么厉害,谁都没能奈何谁,又怎么能让高伯逸这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人夺得齐国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高演依然不说话,但却是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
我的大饥荒
还真是能忍啊!
韦孝宽心里知道高演的底线在哪里了,继续劝说下去,估计自己直接变苍蝇。
“长山王真是把一切都献给佛祖了啊,韦某佩服,那么告辞了。”
韦孝宽啥也没再多说,起身便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