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vfn精华都市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笔趣-一六八 菜鳥從善奔向新生,豹子撲空傻對石像看書-3ds85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8场第1场次——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
开出了一段路程后,花璟末确定安全了,才有功夫理会后座上的傻愣小子。
他在后视镜上观察这个小菜鸟,年龄二十上下,此刻有点小紧张,他开口道:
“小伙子,你好!”
小菜鸟还在发呆中,白世雄轻轻拍了他几下手背,他反应过来,忙说:
“你好!爷爷的救星。”
花璟末听到此称呼,笑着说:
“恭喜伯伯收得一个孙子!我今早去救那个姑娘的时候,可没有这个小伙子?”
“是呀,花叔,我昨晚就不在二号拘禁地,我……”
“你是豹子手下的?你看起来比长毛大哥手下的那两个小伙子还年轻。”
“是,我是豹二爷手下……不,是豹子手下的……”小菜鸟十分紧张,就像被当场逮住的小偷,正在接受审讯。
“这位小伙子,你怎么称呼?”
“花叔叔,叫我小蔡就好,他们……都叫我小菜鸟……”
花璟末和蔼可亲地说:
“小蔡,不用紧张!人常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你改过从新,戴罪立功,社会、家人、朋友还是欢迎你重新做人!”
“我是孤儿……没有亲人了。”
“胡说,你身边不是有白爷爷吗?还有我——你的花叔叔,我们不会对你坐视不管,好好接受改造!”
“好……花叔叔!”小蔡哽咽着低下了头,他被萍水相逢的两个陌生人感动了。不,不再是陌生人,是亲人!
半步情错,上司滚远点 爱已凉
“璟末,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白伯伯,双福市已经不安全了,我要带你们去几百公里之外的抿县。”
“抿县?那是和我们省接壤的一个外省县。”
“对,那个姑娘我已经安顿在那了,我送你们去和她汇合,之后我要送你们去南边,我一个亲戚家躲避!”
“璟末,情况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了,白伯父,昨天你已经落入贼人的手里了,能顺利脱身都是上天眷顾。我们可不能再大意了,他们可是一帮亡命之徒!”
逆伐永恒
“是啊,爷爷,我们一定要逃得越远越好。我在这里干过两年时间,闻到的血腥气可不少啊!况且,我背叛了他们,他们恐怕要千方百计逮住我——杀人灭口! ”
“小蔡,你脑子很明白嘛!很知晓状况,你现在就是这么个状况——现保全自己再戴罪立功吧!”
“白伯父,你是……如何说动小蔡弃明投暗的?既救了自己,又救了小蔡。”
“小蔡,他可怜,是个缺爱的孤儿,本性不坏,头脑清楚,弃恶从善、从头做人还来得及。我只要拿出真诚,真心实意地对他好……等这些事告一段落之后,我要送他去职业学校上学,学得一门技艺傍身!”
白父停顿了一下,泪眼婆娑地说:
“就是……我没计划实现这些承诺……不是还有他的姑姑丽华吗?不是还有你璟末吗?”
看着伤感落泪的白父,花璟末在心里说:
你没有这个机会,我何尝不在怀疑自己是否……还有这个机会?
想到此,花璟末强忍着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有一刹那时间视线模糊……
他的伤情牵醒了西门庆的魂灵:
“老九,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味道?你看,你们都是泪眼婆娑,惺惺相惜,怎么如此伤情?”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8场第2场次——豹子两次扑空!
从林公馆出来的豹子垂头丧气,像被抽了全身的筋。
他沮丧极了,他回想自己半辈子攒的家当,今早一个小时就消失殆尽,还欠上了二十万的巨款。
他在心里狠狠地骂道:你个恶鬼吃了我的七十万家底,不要让我逮住你,否则烧死你!还有这个林公馆,进了一次七十万没了,下次再像今天这样进去一次,命就没了!啊啊啊……
再快要拐出巷道的豹子,看到脚底的一个石头,就像看到鬼了似的一脚就踢飞了,不偏不倚飞上了二楼一家人的窗户,砰朗——窗玻璃碎了,还落下来一些玻璃片。
豹子倔强地站在原地,头抬起来看,准备好了阵仗迎接这户人家,准备好好吵一架!
等啊等……没人来为玻璃维权。这下豹子更恼怒,他骂着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找人吵架都不如愿!
巷子边玩耍的几个孩子看此情境都惊呆了,也不玩足球了,他们就纳闷了:打破了人家的窗玻璃,按理来说应该快跑呀?
他这样手叉腰,像是要找这户人家的茬——谁让你们的窗户要安块玻璃了?挡住了我石头的去路!你们出来给我赔石头!
天下还有这要的道理吗?孩子们一脸懵懂。
超级系统人生
有一个孩子反应快,对其他人说:
“我们是不是该赶紧撤退?这户人家回来了,这玻璃要我们赔该怎么办?”
“那我们岂不是要替这个叔叔背锅了?那还不快跑!”
就就在他们决定跑路的时候,等不着吵架对象的豹子看到了他们,向他们走了过去,边走边骂:
天骄 穿马甲的猪
封尘九天
星空末日
“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看什么看?看你爷爷我头上长草了吗?”
“啧啧啧……一看你们都是些瓜蛋子,你们的老子娘背着人肯定没干好事,图一时快活,胡造乱造,图数量不图质量!看你们一个个冷眉斜眼的、嘴疵毛咋的……”
“来来来,让爷爷把你们捶一顿,再楔几下,你们就顺眼多了!”
说完,他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冲向了孩子们,孩子们嘴里都喊着“快跑,快跑”,有的从他腋下逃脱,有的从他腿下滑走…….
总之,孩子们四散而逃,没有一个落入可恶的豹子爪下。
在这个小巷子没事找事、无理取闹、扑了一个空的豹子,回到他那个“豹子窝”还是继续扑空。
某美漫的特工 米一克
万古仙穹
废土幸存者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随即又是一串骂声:
“小菜鸟,快来给你爷爷开门!你说你出去找女朋友,瓜不兮兮地约成了素炮,这会儿在干嘛?”
“咚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还是不见菜鸟飞来开门。
武动诸天
他着急了:
“小菜鸟,臭菜鸟,你这会死在里面干嘛呢?对着美女石像,你小子能摸出一对活鸽子来?我就不信了,赶快给你爷爷来开门!”
还是没有喊来人,他一摸——钥匙带在身上。
可是,这里平常都是里面倒锁,对上暗号才开门!哪有回来自己掏钥匙开门的前例啊?
“吱呀”一声,锁芯转动,豹子的心也跟着扭动了一下,紧张极了,提心吊胆的他快步推门进去——
呀——人去房空!各个房子,各个角落,不见了小菜鸟与糟老头子。
又一次扑了空的豹子,在房间里转了好几个圈,着急地大喊:
“小菜鸟,你是在跟爷爷……不……跟豹哥玩捉迷藏吧?你出来,哥哥给你虫子吃!”
“小菜鸟,你和老头子藏在哪里了?人说老小孩,老小孩,你们一个老人、一个大男孩挺会玩的啊?小菜鸟啊!你驮着糟老头飞哪里去了?”
不见回应的豹子,嘶声裂肺地喊:
“小菜鸟,哥哥喊到三,你必须出来,否则揭了你的皮!一……二……三!”
“啊——鬼,是你吗?你又来了?这次——连我的窝都端了吗?”
他痴痴傻傻地走到弹琴的石仕女跟前说:
“美人,你肯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惜……你不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