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l08都市异能 娛樂超級奶爸笔趣-第兩千零八十四章 霓虹人的質疑讀書-x5ak5

娛樂超級奶爸
小說推薦娛樂超級奶爸
和《疯狂的石头》电影版相比,话剧版的《石头》,更多了一些艺术上的处理。
毕竟有好多的剧情并不能像拍摄电影那样,所以在表演处理上就夸张了一些。
同样的,也更加有喜剧效果了。
像在电影里面有一个镜头,就是两个笨贼黑皮和小军,去厂子里偷宝石,结果被发现了,两人为了躲避抓捕就逃进了下水道。
就一个很简单的镜头,钻下水道,在话剧版里面就相对夸张了好多。
两人不只是在彼此抱怨,指责对方暴露了,更是嫌弃下水道里的味道……反正就是怎么冲突怎么来。
尽管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这个下水道完全就是道具,但是那种现场观看的效果,还是特别过瘾的!
刘子夏也没想到,这青华的大学生们竟然可以把这部电影改编地这么好,连他都有些心动了。
当然了,以他的眼光还是能够看出来,这部话剧还有很多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地方。
不过考虑到这些学生们都不是专业科班出身,也就没有必要去锱铢必较了。
回头他会和秦戎风他们把话剧的剧本给要过来,亲自改进一下,让话剧效果更加完美!
期间,难免会有一些表演的不太圆润的地方,在场中的一众演员们并不在意。
但是这却让那些霓虹国人逮到了机会。
就好比,当话剧表演到笨贼三人组在洗澡堂子里聊天的时候,现场的观众,包括刘子夏在内,都笑得不行了。
但是对以三口雄一郎为首的某些霓虹人来说,却是一个个面无表情,甚至吉本良介、柳井贤人,眼里都流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几位,对这部话剧,是有什么意见吗?”
尽管郎文星也有在专心看舞台上的表演,但是也注意着这些霓虹人的表情。
“挺好的啊!”三口宏一回过神来,说道:“我倒是看过《疯狂的石头》这部剧,这些学生们改编地不错。”
“那为什么三口先生等人,都是一副不太喜欢的表情?”郎文星追问了一句,同时眼睛也看向了他们。
而郎文星的话,也把刘子夏等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我是觉得,这部作品有点问题。”
三口雄一郎说道:“你们华夏讲究的普及普通话,可是在这部话剧里面,这些演员们大部分都在用方言,我们有很多话都听不懂。”
《疯狂的石头》这部电影最大的看点之一,其实就是那些方言,以及极具特色的带着口音的普通话。
像黄勃、王逊……就是靠着在这部电影中的出色表现,以及一口地道的家乡口音和川普,才迅速被广大观众们所熟知的。
当然了,这样的电影也有局限性,那就是不太适合对外输出,也就是所谓的外销。
因为当这部电影里的语言译成外国话的时候,就缺少了原版电影的那种味道和喜剧效果。
所以,刘子夏就只是把电影输出到了欧美,并且还并不是音译,只是添加了鹰语字幕而已。
至于话剧版的《石头》,为了高度还原电影剧情,以及对刘子夏致敬,还有足够强烈的喜剧效果,才继续沿用了方言以及带口音的普通话。
只是三口雄一郎说听不懂,就属于挑剔了!
“三口先生,这其实就是这部片子的特点了。”
李国立这个时候说道:“片子里的方言带有极强的喜剧效果,对于这样一部喜剧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如果全部都改成普通话的话,效果就缺失了,就需要其他的办法来进行弥补才行。”
“那我们看这部话剧,还有什么意义?”三口雄一郎皱着眉头,说道:“就是让我们来瞧个热闹吗?”
“三口先生,听不懂,并不代表你看不懂啊?”
刘子夏扭头看着三口雄一郎,说道:“怎么,大家都是搞娱乐的,难道你们公司没有搞戏剧拍摄的吗?”
刘子夏可不会惯着这帮家伙,看不看得懂,他还能不知道?
“刘先生,你以为这是默剧吗?”
三口雄一郎冷笑了一声,说道:“不是默剧的话,台词以及情绪的表达就尤为重要来。”
五州纪之君临天下
“哦?”
刘子夏来了精神,这家伙也不是那么废物吗,竟然还知道点常识,他说道:
“三口先生,你说你听不懂这部剧的台词,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看了这么长时间,你都看了些什么?”
“看戏!”三口雄一郎冷冷地说道:“看人物、道具、舞台灯光、动作表情……至于剧情什么的,抱歉,我还真没看懂。”
不像王的神王大人 喵手空空
是真没看懂吗?
当然不是了,尽管这部话剧也采用了大量的方言和口音版普通话,但是学生们的口齿表达都很清晰,每一个字都特别真实。
“三口先生,我听说霓虹国不存在话剧,或者舞台剧什么的,而是戏剧。”
明末超级土豪
刘子夏没有继续去纠结这个话题,而是话锋一转,说道:“我之前曾经有幸欣赏过一部贵国的戏剧,《万叶集》,你知道吗?”
“当然!”三口雄一郎点点头,说道:“《万叶集》,是我们霓虹国第一部和歌集,描绘了模仿山民猎鹿、渔夫捕蟹的表演动作。”
“三口先生博学多才!”
重生学霸:女神,超给力
刘子夏咧嘴笑了笑,说道:“霓虹国的戏剧,主要是由巫女在镇魂招魂祭上,做的手舞足蹈的动作发展而成的即兴乱舞。
債妻傾嵐 筱曉貝
最出名的应该就是歌舞伎了,我看过的那部戏剧叫做《鸣神》,当时在看这部剧的时候,我还并不懂霓虹话,所以只能单纯地去看那些舞蹈动作和表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子夏突然笑了起来,他说道:
“为什么当时我就能看懂《鸣神》,三口先生却看不懂《疯狂的石头》呢?
究竟是我的欣赏能力太强了,还是三口先生根本没有用心欣赏,或者……鉴赏能力有限呢?”
狠,怼上了!
合着刘子夏刚刚说的那翻话都是铺垫,就是为了引出后面这句话来。
而且,后面的话是如此的直白,等于是正面刚了!
“这部话剧,怎么能和我们霓虹的《鸣神》相提并论呢?”
刘子夏话音刚落,吉本良介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他说道:
“《鸣神》是市川团十郎大师的作品,市川团十郎大师可是我们霓虹国有名的喜剧大师!”
市川团十郎,生于霓虹国歌舞伎世家,对男、旦、反派、新剧都很精通,更是担负着重振歌舞伎界的重任,提高了霓虹国艺人地位,被称明治剧圣!
郎文星眉头一拧,说道:“吉本先生,你的意思是说,子夏不如你口中的那位市川团十郎喽?”
华夏接待团的所有人,齐刷刷地扭头看了过去。
他们也想知道,这个家伙会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