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du1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魔臨-第五百二十八章 大燕,再無靖南王推薦-p6hv9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燕人,在蛮族王城外,垒起了京观。
一颗颗属于蛮族贵族的首级,被堆砌在了一起,或闭目,或狰狞,普通人看一眼,会生梦魇,乃至被吓得生病都不足为奇。
而这些燕军丘八们,则脸上挂着笑,像是梦回孩童时,玩得堆石子儿的游戏。
李飞也动手去帮忙一起搬了,没人喊他去,但他清楚,自己应该去。
四周镇北军甲士,对这位瘸腿的世子,倒是格外敬重。
军人重情,重的,是袍泽之情;
一定程度上来说,世子殿下这次孤身前往王庭,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为大捷添砖加瓦,此举,已足以获得士卒们的认同。
镇北军甲士,不怕他们未来的王爷是个坏种,说白了,再坏,对自家人,能坏到哪儿去?
他们怕的,
是自家王爷是个孬种。
可以,
世子殿下,不孬。
好在有了昨晚血淋淋的铺垫,今日再做这京观时,倒是没出什么洋相。
李飞记得陈仙霸在村儿里时,就常常说,以后打了胜仗,他就要垒砌那京观,彰显他的军功。
谁成想,
自己先做成了。
伊古邪,被看押了起来。
伊古娜,则放任自由。
她的丈夫在这里,她的弟弟,也在这里,此等局势之下,她,其实是最可怜的。
但还真谈不上对错,
想当年蛮族势强时,可怜的燕人女子,也是不计其数。
族群之间,国家之间,这种抗争,这种对决,往往是不看道义不讲道理,只认屁股。
李飞没再去安慰她,初为丈夫,他不懂得现在如何去做。
不过,等带她回去后,母亲和阿姐,应该会懂得如何开解她吧。
祭台,
被重新搭建了起来,依靠着这座京观。
大燕的黑龙旗,自低矮的城墙上再顺着下方的两侧,整齐地矗立。
在此时,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这世上,很少有人能够拥有像郑侯爷那般敏锐的预感,一个时代结束,一个时代,将开启。
但在场的士卒们,都有一种感觉,一种,离别的感觉。
李梁亭的甲,给了田无镜,他依旧裹着那一身蛮族贵族衣服,缓步,走上了祭台。
在其身侧,穿着镇北王甲胄的靖南王,一同拾级而上。
祭台上的祭品,都是现成的,取自昨晚蛮族祭祀时的物件儿。
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
在这座京观之前,
其他祭品,只是边角料罢了,祖宗,不会在意这些。
李梁亭自怀中掏出一份圣旨,摆放在了供桌上。
身侧,一名甲士,送上水酒。
镇北王一杯,靖南王一杯。
霸天武魂 千里牧尘
“再来一杯。”李梁亭开口道。
“是,王爷。”
第三杯,
被李梁亭放在了圣旨上。
三杯酒,
三个人,
又站在一起了。
“呼……”
李梁亭长舒一口气,
指了指面前放着的圣旨,
道;
天心怒
“无镜,你猜猜,豪儿哥在这道圣旨里,会写什么话?”
田无镜摇摇头,道:
“写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话,会很多。”
皇帝驾崩前,身子早就不好了,所以,公开说话的场合,并不多。
别人,
是越到临死前,话,越少,越觉得,没什么说头;
可燕皇不同,
这位皇帝,算计了生前,又想顾虑着身后,
话,
必然是极多的。
尤其是今日的这个场面,是三人,很早就设想下的。
会有今日的,会有这一天的,大家,都在准备着,皇帝必然也在准备着。
其实,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皇帝还不是皇帝的时候,三个人,就已经定下了决断。
李梁亭,在镇北侯府做藩镇,一副要割据甚至要反攻燕京造反的架势,连许文祖,都被迷惑了,整天想着如何开了那虎头城的城门,喜迎侯爷的大军;
田无镜,用了十年时间,练出了靖南军的本军,得以使得大燕在接下来的对外征伐中,可以拥有一支不逊镇北军的野战骑兵集团。
燕皇,
一边陪着李梁亭演戏,一边,着手布置着接下来的朝政。
马踏门阀,是第一步。
这是最简单的一步,
简单在于,当大燕最强的两支野战兵马,大燕实权最重的两位侯爷,都选择站在大燕的皇帝身后时,所谓的门阀,压根就翻不起什么浪花。
皇帝所拥有的力量,足以自上而下,将整个大燕,都犁上一遍。
谁敢反抗?谁能反抗?
但,
这也是最难的一步。
靖南侯自灭满门,难;
李梁亭几乎自断了镇北侯府这座百年藩镇日后演化出真龙的可能,要知道,他的父亲,已经时不时地在家里穿龙袍过干瘾了,难;
燕皇打烂了门阀,洗牌了中枢,那几年,皇帝的权威,其实完全就落在两位侯爷的无条件支持上,自古以来,只有皇帝猜忌臣子,以莫须有之罪杀之,从未见过皇帝对臣子信任如斯,难。
马踏门阀之后,是吞晋。
其实,就算是没有虞慈铭的自开南门关,吞晋,对于大燕而言,并不算难,三家分晋的晋国,如何挡得住众志成城的大燕?
只不过,虞慈铭的“开门揖盗”,让进程,得以加快。
这第二步,其实走得很好,比想象中,要好得多。
但在这第三步上,
却出了问题。
在三人原本的设想中,第三步,应该是攻乾。
乾国之富饶,乾国之稠密,乾国之弱,在于乾国之朝廷,但乾国之底蕴,却是四国之最!
鼎元
打它,就要至少打残废,简单地打痛了,就容易将它给打醒,后患无穷。
原本设想的是,大燕举全国之力,南下攻乾,至少,要将乾国的北疆完全纳入版图,将乾国官家和朝廷,推到乾江以南。
遺憾彌補系統 天堂在左我向右
为此,
燕皇愿意让司徒家的大成国成为大燕的附庸,田无镜也率军走盛乐穿天断山脉去雪原击打野人以求帮司徒家减缓压力。
只能说,这世上没有神,没人能算无遗策。
大成国的战败,野人的入关,是燕皇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迫使大燕不得不暂停攻乾的步伐,最后,打了两次,击垮了野人,收服了大成国。
而这由此牵连出的乱子则是,镇南关落入楚人之手,且楚国的那位皇帝,直接被燕皇定义成未来的大患。
事实上,已经不是未来,而是眼前的大患。
为了巩固三晋之地这个地盘,大燕不得不又来了一次举全国之力伐楚,毁郢都只是一步,真正的目标,是将镇南关收入手中,彻底保住三晋之地。
试想一下,
打野人和伐楚,动用了多少兵力,动员了多少民夫,而这些人力物力兵力,本该是拿来对付乾人的。
彼时的乾人,能否挡得住大燕这种攻势?
计划,乱了。
再之后,就是燕皇的身体,支撑不住了。
所以,只剩下最后一个目标,那就是蛮族。
灭了蛮族王庭,保西边百年无忧。
如今,
燕皇已经驾崩。
凰落九州 安亦雪
当年的设想,虽然有了更改,但大燕现如今的局面,真的可谓是自立国以来最好。
雄踞北方,势压乾楚,一统之势已成!
他们三人,
尽可能做了自己能做的,也尽可能地做到了最好,现在,该告一段落了。
李梁亭将放在圣旨上的酒杯拿开,拿起圣旨,解开封轴,打开。
而后,
他笑了,
道:
“豪儿哥不愧是豪儿哥。”
田无镜说,燕皇的圣旨里,必然有千言万语。
皇帝做到他那个份儿上,他所说的话,也必然将万古流传。
后世姬家皇帝谈及先祖时,必然会将他单独列出来,以示尊崇。
李梁亭原本也是这般认为的,
他觉得豪儿哥在面对这座京观,在面对京观最上方老蛮王的脑袋时,
应该会有很多话想说。
然而,
圣旨上,
没有一个字。
燕皇,无言。
该做的事,他已经做了,他也已经做好了。
大燕皇帝姬润豪,
上,无愧列祖列宗;
下,无疚子孙后代;
中,当得起为诸夏御蛮的燕国使命。
既然已经做到了极致,
又有什么可说的了呢?
李梁亭将圣旨放在面前的火把前,看着它燃烧。
“无镜,其实当年我爹帮先皇夺得皇位后,曾对我说过规划,他说,我镇北侯府这次帮皇子夺位之后,这身上的枷锁,就算是进一步解开了。
他再给我做做铺垫,再给我做做准备。
等到了我坐镇北侯的位置时,
麾下兵强马壮,
先一步,安抚蛮族,随后,领兵东进,可让我李家代替姬家,成就帝位。”
这是老镇北侯曾说过的话。
大天王
是啊,
能在家里穿龙袍的人,你说他没想过坐龙椅,谁信?
所以,不能怪当初马踏门阀前那些世家门阀被欺骗了,因为人家镇北侯府确实是奔着造反的形势来的。
说不得,早早地就已经和一些世家门阀私底下交流过了。
“但,我服豪儿哥。
说句心里话,
要是坐龙椅的,不是豪哥,换做其他皇帝,我他娘地早反了,怎么着也得这辈子去尝试一把正大光明穿龙袍坐龙椅的滋味。
唉,
我愧对我爹的厚望了,他临死前,连他自个儿日后追封的庙号都想好了让我以后给他加上去,哈哈哈哈哈。”
刀神
李梁亭大笑起来。
新皇登基,按照习惯会追封自己的父亲、祖父、太祖父。
哪怕新君的黔首出身,哪怕其父亲、祖父只是赶车的喂马的,也会被追封,然后,捏造个和自己同姓的年代久远的先贤当老祖宗装点一下门面。
名侦探柯南的永恒:新编
“你说,我爹要是今儿个忽然从棺材里活过来,看到眼下这一幕,会做何感想?”
田无镜回答道:“会气死过去。”
“我看也是,哎呀,多好的机会啊,多好的造反称帝的机会啊,在我手里,硬生生地拆没了。
等我走后,
李富胜、李良申、李豹的那个儿子和女婿,就不会再认自个儿是镇北军了。
留下的这几个义子里头,也不会再真的死心塌地了。
真就一藩镇了,就一藩镇了。”
李梁亭深吸一口气,
攥了攥拳头,
继续道:
“但我觉得值,我觉得,看着眼前这座京观,我觉得,很值啊,过阵子,我下去后,在地下,我爹再追着打我骂我,我都能笑着去挨。
实在不行,
还能去找家祖么,我是不信,家祖当年立下大功,开侯府镇蛮族时,会想过日后要造反的事。
我爹,可能没那么纯正,但家祖,必然是个忠良。
行,
就这么定了,
下去后我爹要是对我喋喋不休,我就找更大的去和他说道。”
田无镜开口道:“你后悔么?”
“无镜,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
“你现在,可以问。”
“不,我不问,因为我还想多活几日回去交代好后事,要是没撑到回家,信不信你那老嫂子,逢年过节上坟烧纸时,都得老畜生长老畜生短地一年一年地骂个没完没了。”
这个问题,
哪怕是关系最为亲近的平西侯爷,也没敢去问过。
无他,怕被打。
“不过,无镜啊,你说悔不悔的,其实没什么意思,毕竟,哪里有空去寻思着后悔不后悔这种事儿啊?
没这闲工夫。
唉呀,
也得亏咱们仨,都没这个闲工夫,这才能一口气闷着,一路往前走,总算是,走出了个样子。
现在,
只求后代子孙能争气了。
最好,能在三代之内,将这天下一统。
我是对那小六子有信心的,那么像豪儿哥的一个孩子,他当皇帝,假以时日,不会比豪儿哥差的。
我儿子,不也留下来了么,他乖,不够小六子玩儿的,就算加上你那老嫂子和我那闺女。
哎呀,别看我那闺女厉害得很,但那会儿小六子不是皇帝,现在,是皇帝了,手段,就不同了。
我镇北侯府这点家业啊,迟早得被那六子给算计一大半去,能留个藩镇的架子就已经算是够给他李伯伯面子了。”
本身,
灭了王庭,断了蛮族崛起气运,也就是相对而言,降低了李家的地位和作用。
“我就担心,那个郑凡,无镜你到底想过没有,豪儿哥早早地驾崩了,我呢,眼瞅着也快了,你呢,也打算走了。
咱们仨全都走了,
嘿嘿,
那姓郑的,可不是得翻了天了?”
“他答应过。”
“答应过什么?”
田无镜伸手指着身前迎风招展的黑龙旗,
道:
“这面旗,不会倒。”
“啧啧啧,啧啧啧,无镜,等我回去后,多熬个几天,我一定得熬到京城里来消息,要是赵九郎真的死了。
我会嫉妒死你。
郑凡,可是我北封郡人氏!”
站在镇北王的高度而言,
有大能为者,不算什么。
有大能为,且依旧保持着赤子之心,这才是真正的难得。
一个家族,如果能扶持出这样一个人崛起,那将是这个家族绵延的保证。
否则,你扶持上去一个政客官僚,人上位后,再把你给卖个好价钱,这有什么意思?
田无镜看向李梁亭,
道:
“悔么?”
“悔啊,倩儿也悔,呵呵,他娘的,早知道,就早早地抓那郑凡做我女婿了,其实我是有机会的,是吧。
啧,其实我一直后悔一件事,那就是把倩儿送进了京。
我当时想着,他姬老二,说不得是有机会的不是。
我想着,我什么都不做,我什么也不说,你田无镜,撑他一下,他太子的位置,岂不是就彻底坐稳了?”
“你还是他岳丈,不也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么?”
“我不好意思啊,真的不好意思,唉,主要还是我信豪儿哥,信陛下,可以抉出一个,对大燕未来,最好的一个皇帝。
否则,咱们仨辛辛苦苦折腾了大半辈子,没个能撑事儿的人接手,岂不是全都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但凡他们两个,稍微有一点私心,
姬成朗的太子之位,将稳如磐石!
这,其实也是太子最终失败的根本原因,他本拥有一切,龙椅,也是唾手可得,可偏偏,他本该有的依仗,却没一个真的伸出过手去搀扶他一下。
没错,闵家的遗产确实丰厚,姬老六也智近乎于妖,但在两位王爷面前,他依旧是个鹌鹑。
“行礼吧,耽搁太久,追那稚都麻烦。”
“你不早说,我还想多耽搁一会儿让那可怜的小王子多跑远一点呢,呵呵。”
闯祸 倪匡
李梁亭举起手,
大喝:
“跪!”
“唰!”
“唰!”
超級六扇門 三個馬甲
祭坛下方,
全体镇北军士卒单膝下跪。
没有司仪唱礼,
没有太监宣旨,
没有慷慨激昂,
唯有这荒漠上的风,
吹过京观头颅间的缝隙,奏响那真正意义上的鬼哭狼嚎之音。
但,
足矣。
祭祀结束,
田无镜走下祭坛,
貔貅,主动地靠过来。
它知道,它将要跟着自己的主人去何方,它有一些遗憾,遗憾于没能得到平西侯爷胯下貔貅同样的靓丽甲胄。
田无镜翻身上马,
随即,
八百镇北军骑士出列。
他们,都是家中无老无子,俗称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洒脱汉。
坐在貔貅上的田无镜,背对着身后的李梁亭,挥了挥手。
随后,
貔貅奔起,八百骑紧随其后,向着西方而去。
李梁亭脸上,没有离别的悲伤,唯有笑意。
他是真的高兴,
因为他清楚,田无镜向东回去,要么,继续将自己封锁于侯府深院,承受孤寂,要么,自尽。
死,不可怕,李梁亭相信,田无镜,绝不会怕死,但那种生不如死,才是人世间,真正的酷刑。
现如今,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也是最适合离开的时候;
该落幕的落幕,该结束的结束,该走的,也可以洒脱地走啦。
自今日起,大燕再无靖南王!
镇北王爷将双手缩入衣袖,
像是个北封郡的富贵老头儿一般,
依靠在黑龙旗旗杆上,
看着西边不断远去的飞扬尘土,
用不大的声音,
轻轻喊了声:
“无镜,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