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qmg精华都市异能 權寵新娘蜜如甜 線上看-201 喬於珂的出現-2rm4r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韩云熙不会让乔墨儿冒险的,他想他一定有办法带走她的。
“韩公子,你要这样别说我到时候出不去了,就连你到时候能不能出去也是个问题了。”
乔墨儿看鱼烤的差不多了,便将鱼递给了韩云熙,而恰巧这个时候,韩云熙也把鱼递给了她,二人相视一笑,像是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开心的坐在一起促膝长谈,意气相合。
乔墨儿聊着聊着就累了,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慢慢的整个人像一边倒去。
韩云熙看见,挪了挪自己的位置,将自己的肩膀撑住了乔墨儿随意倒下来的脑袋,乔墨儿闭着眼睛,安静的睡了过去。
韩云熙望着睡着的乔墨儿,将烘干的衣服拽了过来,盖在了她身上,看她睡觉的时候脑袋还东倒西歪的,他就伸手扶正了她的脑袋。
二人就这样偎依了一晚上,次日一早醒来二人颈椎都疼的受不了。
“都怪你,当时干嘛不把我放到地上睡啊,害我脖子好疼啊!”
“这能怪我吗?明明是你昨天晚上抱着我的胳膊死死不放手。”
“怎么可能,我睡觉一直很乖的。”
乔墨儿撑着自己的脑袋从地上站了起来,“你赶紧走吧,记得早点儿来这儿接我回家。”
“好,我会来接你回家。”
就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承诺,乔墨儿只身一人走出了山洞,很快就被撩舞阁的人抓了起来。
“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会跟你们走。”
乔墨儿举起双手避开所有人,因为她不喜欢有陌生人碰她。
众人将她带到了撩舞阁的房间里。
“主子说了,今天开始,你就在撩舞阁洗衣打杂,若是再发现你出逃一次,定要打断你的腿。”
就这?乔墨儿还以为他们会对她动刑,然后给她难堪,各种的揉虐她,摧残她,然后将她抛弃出撩舞阁,却没想到这撩舞阁的主子这么好说话。
真不知道他的是怎么一个容颜的人,竟在这种贩卖生意上,还留有一丝人性。
“只要不卖身,做什么都可以。”
乔墨儿又跟着昨日的老婆子去院子里打扫起来,这一次她又撞见了那个主子,只是碰见他的时候,总是背对着乔墨儿。
“你看什么?主子的容颜,是你这种长相的人高攀不起的。”
一女侍从转身过来打了乔墨儿一巴掌,让她不要窥觑不该窥觑的人。
乔墨儿反手就打了那个女侍从,“你凭什么打我?我想看谁是谁的自由。”
“你放肆。”
女侍从还要打乔墨儿,却被乔墨儿掐住了脖子,“到底是谁放肆,我不介意让你看看欺负我的后果。”
“你放开我!”
女侍从拍着乔墨儿的手,可乔墨儿像无动于衷一样,继续用劲的捏着那个女子的脖子。
誤惹冥王:妖嬈驅魔師 良辰墨錦
“我告诉你,以后看见我,离我远点儿,否则我见你一次,扁你一次。”
乔墨儿推开女侍从拍拍手继续捡起地上的扫把开始扫地。
而倒在地上的女侍从咳了咳声音,不敢多逗留片刻,赶紧跑着离开了。
乔墨儿待的院子十分清淡,而另一边院子里,歌舞乐声,好像不分昼夜的有人欢笑着。
乔墨儿故意拿着扫把往隔壁院子里走去,却被老婆子阻拦了。
“姑娘,别看不该看的东西,否则不仅长针眼,还会引火上身。”
“没有,婆婆,我就是看这边灰挺多的,过来看看能不能扫干净。”
老婆子拽着乔墨儿去了另一边打扫,还特别语重心长的警戒乔墨儿,“你别看我老婆子年纪大,其实我心里都明白着呢,你这个年纪的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你只要乖乖的听话,表现的好了,说不定主子可能会给你寻个好人家。”
乔墨儿尴尬却又不失礼貌的继续扫地,她还不至于让一个撩舞阁的人给她介绍对象。
豪门外遇:总裁轻轻爱
老婆子见乔墨儿不说话,以为说到她心坎上去了,又开始喋喋不休的教育起了乔墨儿。
午休时间到了,乔墨儿去找东西吃去了,她不知道在哪儿用午膳,一个人寻到了之前歌舞乐声的院子旁。
她看见一个很眼熟的官员带着几箱东西进了那个院子。
“乔大人,好久不见。看我今日又给你带来了什么?”
“柳大人,您长期来往我这儿,是想得到什么好处吧!”
108式新妻上路
“明人不说暗话,我这儿需要乔大人安置些人手,帮我家那婆娘给……”
“柳大人,都说糟糠之妻不可欺,你这班这么做,就不怕别人发现吗?亦或是,你的良心过的去吗?”
“这里是乔大人你的地盘,做什么都是乔大人你说的算,若是真有不长眼的说了出去,乔大人私收银两的事情,岂不是也要败露于众。”
夹缝中的爱 冰糖葫芦t
乔墨儿听见这么个劲爆的消息,当然不能被人发现了,她小心翼翼的绕开了这个院子,朝别的地方跑去。
可是她越跑越心慌,总感觉有人在她身后追她。
知道她跑进一个房间里,蹲在了桌子下面。
‘嘭。’
乔墨儿听见了关门声,她害怕大气都不敢出。
“别躲了,我都看见你人了,你还是赶紧出来吧!”
乔墨儿不敢发出声音,继续躲在桌子下面。
遙望南北兩極 陸筱殊
那人慢慢的走到了桌子边,用纸扇敲敲桌子。
西游记(中国古典文学名着典藏)
“是要我亲自抓你出来,还是你自己出来。选一个吧?”
乔墨儿想,早死晚死都要死,横竖都是死,那她还多个毛线啊,赶紧从桌子底下爬出来。
“我好想走错了房间,打扰了,公子!”
“我叫乔於珂。”
玉咒
眼前的公子,自称自己是乔於珂,乔墨儿对他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乔於珂一步一步的上前毕竟乔墨儿,乔墨儿也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乔公子你好啊,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用担心我胡乱说什么。”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时候让我教教你撩舞阁的规矩了。”
喜神 天下觞
乔於珂伸手去摸乔墨儿,“你和昨日看起来好像不太一样?”
乔墨儿躲闪开来,“乔公子,你肯定想多了,我只是比较会装而已。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会不会乱说话。”
“你知道什么人不会乱说话吗?”
“要么是死人,要么是哑巴。”
不滅金身訣
乔墨儿死死的盯着乔於珂,她读不懂他的眼神,但她看的出眼前之人不会伤害她。
“看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不过我可不是个善茬,你既然偷听了我的秘密,那我绝对不能没有你的把柄在手。”
乔於珂说完,邪魅一笑,俯下头吻住了乔墨儿的脖颈。
乔墨儿像是被猪啃了一口,上前就是一巴掌,“无耻之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