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wz9a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ptt-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讀書-hffry
By: Date: 21 8 月, 2020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標籤: , ,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薛仁贵一通狠揍之后,丢了鞭子。
这营里鸦雀无声。
他觉得有些累了。
地上的刘虎还在痛得打滚。
薛仁贵瞥了一眼一旁的苏烈,见苏烈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道:“老苏,你又在想什么?”
苏烈苦笑道:“我在想,我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薛仁贵:“……”
他沉默了很久,才瞪大眼睛:“你为何不早说?”
这一次轮到苏烈无语了。
当初说了,你会听吗?
现在却在此说这个。
于是,薛仁贵一屁股坐在了墩子上,叹了口气道:“我倒是不怕,我这辈子没怕过谁,但是我想,我们会不会给陈将军惹上什么麻烦,陈将军会不会被砍头?”
苏烈:“……”
薛仁贵突的瞪大眼睛道:“要不我们杀出去,救了陈将军落草山林?”
苏烈的脸瞬间阴沉了下去:“我等是大唐的官军,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岂有落草的道理?错了便错了,若是有罪,自当承担。”
他的话掷地有声。
薛仁贵乐了:“苏兄,我不过是胡言而已,你别当真。”
二人倒没有再此待太久,收拾了一番,便寻了马,准备离营。
却在此时,浩浩荡荡的禁卫飞马涌进来了。
而后李世民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众将进入营中。
一看这已是一片狼藉的营地,李世民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两个家伙,折腾得倒是够呛的。
随即,他目光便落在了薛仁贵和苏烈的身上。
李世民对这两个家伙,倒是挺佩服的。
他们选择了冲营,可见其勇。偏偏还冲了出来,可见这二人的艺高人胆大。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若只是如此,也不过是两个莽夫罢了。
李世民对莽夫没有任何的兴趣,因为他是大唐皇帝,你一个莽夫,至多也不过是百人敌而已。
那么朕就让两百人来收拾你便是,两百人不够,那就一千,甚至三千,人力终究是有穷尽的!
再厉害的人,在李世民眼里,也不过是土鸡瓦狗,能用则用,不能用,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只是这二人留给李世民最深刻印象的,却是他们冲营的方式。
第一次是顺坡而下,寻觅到了扶风郡大营的破绽,而且擅长借助地势。
冲营成功之后,第二次冲入大营,却选择了东北角,李世民站在高处,以他的眼光,岂会不知道那东北角已经露出了破绽?
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二人的目光很敏锐,能够在千钧一发之中,迅速的寻觅到敌人的弱点!
有这样本事的人,已足以独立一军了。
更何况,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一旦发现了战机,也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抓住的。
因为但凡是人,就难免会有犹豫,哪怕是做出了判断,也未必能在电光火石之间,立即得以实施。
绝大多数人,会瞻前顾后,随时会动摇自己的判断,这其实就是人性,也恰恰这人性,乃是兵家大忌。
而这两个家伙的表现,就完全不同了,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迅速的寻找到战机,拥有了敏锐头脑的同时,也会毫不犹豫的付出行动,当机立断,这样的本能,简直就是天生的将种。
此后反复的冲营,都印证了李世民对二人的看法,若是第一次第二次可以说是运气,那么连续数次冲营,都能寻觅到对方的弱点呢?
大唐固然需要莽夫,可这样的莽夫,对于李世民而言,用处并不大,可大唐却需要那种可以独当一面,决胜千里之人啊。
尤其是见二人年轻,那薛仁贵的年岁看着更只是和陈正泰一般大的少年郎,这就更令李世民心中大喜。
作为一个帝皇,李世民看待任何事都想得更远,老一代的大将们终究会慢慢凋零的,而大唐在他的构想之中,却需屹立千年,那么……在将来,自然需要这样的人。
“还不快来见驾。”
宦官催促。
薛仁贵有点慌了,倒是苏烈镇定,立马上前行礼。
薛仁贵这才有样学样,也跟着行了礼。
李世民坐在高头大马上,厉声道:“朕想看看,是谁这样的大胆,竟敢在此冲我大唐扶风营。”
薛仁贵:“……”
苏烈正色道:“回禀陛下,这不过是营中殴斗而已,卑下愿意领罚。”
殴斗?
原来你们二皮沟的人,管这叫殴斗?
站在李世民身后的程咬金,瞪大着眼睛看着地上吃痛狼狈的刘虎,一时心疼,有这样的殴斗吗?
李世民一时也没了脾气,却继续打量着二人,随即道:“你们何故殴斗?”
薛仁贵立即道:“是因为这刘虎该死,居然和扶风郡上上下下一起侮辱了……”
苏烈忙打断薛仁贵道:“只是因为扶风郡将军刘虎想和卑下二人较量一下,卑下二人其实是不敢和他们较量的,毕竟他们人这么多,可刘将军执意如此,所以我们只好满足他。”
苏烈说的理直气壮,脸都不带一点红的!
这个理由……很荒唐啊,难道说刘虎自己犯贱?
可偏偏,这理由却又让人无法反驳,也说不出反驳的话!
因为……对方是一千多人啊,你总不能说,两个坏透了的家伙,刻意挑衅对方一千多人,则一千多人受辱,奋起反抗,最后被这两个汉子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吧。
从道理上,说不过去。
大家只听说过人多欺负人少,没听说过两个人欺负一千多人的。
何况那刘虎,已被揍得他爹都不认得他了,他爹刘武还在惊恐的用目光在一地的伤卒里逡巡,寻找哪一个是自己儿子呢。
即便是这刘虎不服气,要跳出来澄清,其实也不必担心,因为刘虎绝不会澄清的。
这是军中的规矩,你都被人揍成了这个样子了,还有脸出来说什么?
是嫌自己还不够丢人吗?
若是单打独斗输了也便输了,偏偏是这么个打法,居然还能输。
现在刘虎除了装死,还能如何?
李世民则是板着脸道:“军中不得私斗,私斗者,当如何?”
“当杖二十。”苏烈毫不犹豫的道。
李世民就冷冷道:“来人……杖二十。”
苏烈便大喝:“卑下领罚了。”
薛仁贵面上则是掩不住喜色:“卑下也甘愿领罚。”
不就是挨揍吗?
这杖二十在军中固然是很严重的惩罚,可薛仁贵却一点都不在乎。
于是便有人将二人拉到一边,二人很从善如流地解甲,趴下。
执棍的禁卫对视了一眼,平日若是有人挨打,他们倒是很卖力的,可这二人,禁卫们却没多少底气。
一方面,他们有一个深刻的认知,对方是二皮沟的人,那陈正泰可不好惹的。
另一方面,这二人,简直就是杀神啊,刘虎得罪了他们,这两个家伙将整个扶风营都揍了,自己若是得罪了他们,谁能保证他们不会记住自己?这种不顾后果,且还能以一当千的人最不好惹。
薛仁贵美滋滋的趴在地上,要行刑时,还乐呵呵的回过头,朝那行刑的军卒咧嘴一笑道:“老兄,用点力打,不要徇私。”
这军卒一听,顿时觉得自己头皮发麻,要吓尿了。
另一边,陈正泰倒是急了:“恩师……”
李世民坐在马上,板着脸,摇摇手,示意陈正泰不得作声。
却在此时,那军杖已是高高举起,随即落下。
啪嗒……
“用力!”军杖落在薛仁贵的背脊上,薛仁贵大喝。
显然……这军卒是雷声大雨点小,表面上是将军杖高高扬起,等落到了薛仁贵的身上时,力气早就没了七七八八。
二十棍打下去,二人很快就起身来了,又生龙活虎起来。
随即,二人回到了李世民的面前,又行礼。
李世民眼眸眯着,看着他们:“薛礼,苏烈……朕自陈正泰那里,久闻你们的大名。”
二人都看了陈正泰一眼,陈正泰瞪着他们,示意他们好好回话。
李世民随即道:“今日既惩戒了你们,你们当记住,不可再有下次,朕需要的不是勇于私斗之人,朕要的是能勇于国战,你二人……乃是陈正泰的别将,朕问问你们,这二皮沟,是否埋没了你们?”
此言一出,所有人就都知道陛下什么意思了。
只要他们说一声愿听从陛下安排,那么或许……他们就会有更大的前程。
毕竟人才难得,说不准陛下一声令下,直接敕封他们一个将军也有可能。
苏烈皱眉,随即正色道:“卑下从前在其他的府郡,也是别将,那时卑下确实是被埋没了。”
他倒是说了一句实话。
然后,苏烈随即就又道:“我大唐军中,若说没有弊病,那么卑下就是欺君罔上,卑下见多了将军们作威作福,也见识过有人克扣军饷,对于操练和军中之事不放在心上。现在天下承平了,大家都觉得应该享清福了,而卑下性子比较刚烈,难以和他们沆瀣一气,因此……素来和他们不甚合群,甚至遭人排挤,这几年来,对此早已习以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