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fo8精品小說 無限之神話逆襲 起點-第十一卷 第八十八章 不以種族論好壞 只以善惡分正邪相伴-m7k5f
By: Date: 21 8 月, 2020 Categories: 仙俠小說 標籤: , ,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
林天南满意的点点头,道:“如儿,你带李贤侄去东厢房安顿,一会儿过来吃饭。”
“哦!跟我来吧!”
李逍遥对雄霸抱拳躬身道:“师叔,小侄告退。”
雄霸抚须颔首道:“去吧!”
林月如也没多想,便抱着小狐狸出了凉亭,准备带李逍遥前往东厢房。
然而林天南此举却是大有深意,他对李逍遥十分瞧得上眼,属意他做自己的女婿。
自古便有“东床快婿”的说法,林天南将李逍遥安排在东厢房,其意自不必多说。
只不过李逍遥和林月如并不知道这个讲究,也就没怎么在意。
话说林月如想趁着小狐狸睡着,将它抱走,谁知道她刚出了亭子,还没走出几步,小狐狸就睁开了双眼,后腿在林月如怀中一蹬就窜了出去,又施施然走回亭子里的美人靠上趴了下来。
雄霸呵呵直笑,自得不已,林月如气结,忿忿的瞪了小狐狸一眼,嗔道:“你这小东西,枉我对你这么好,哼。”
说完头发一甩,转身离去,小狐狸竟人性化的翻了个白眼,这才重新趴下去闭上了眼睛。
待两人离开后,林天南坐回石桌旁,兴致勃勃的对雄霸问道:“老哥,你觉得你这位师侄怎么样?”
雄霸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呵呵笑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二师兄的眼光不错,这小子资质不凡,乃是难得一见的良才美玉,配如儿倒也是珠联璧合。”
林天南喜道:“那你说,我若请人去向玄虚真人说亲……他会不会答应?”
雄霸道:“在我纯阳,可没有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说法,每一个门人的情缘,都可以由自己做主。”
“弟子的婚姻大事,只要是两情相悦,哪怕弟子的情缘是妖是魔,师门长辈也断没有阻挠的道理。”
林天南瞠目结舌的道:“不是吧!那要是纯阳弟子是被妖魔迷惑了呢?”
雄霸傲然道:“没有妖魔可以在纯阳七子面前搞鬼,那是自寻死路,我纯阳派不以种族论好坏,只以善恶分正邪。”
“妖族魔族之中,也有重情重义之士,而事实上,无情无义之辈最多的,反而是我人族。”
林天南不敢苟同,“可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雄霸摇摇头,道:“未必,不过对人类有异心的妖魔,自当铲除,而若是愿意亲近人类的妖魔,又何必敌视之?”
“妖魔若吃人害人,人类斩妖除魔那是天经地义,可若妖魔与人无害,你也无缘无故的去斩杀,那你就不要去责怪妖魔吃人害人了。”
“人既然可以无缘无故的去斩杀妖魔,那妖魔自然也可以无缘无故吃人害人。”
“妖魔与野兽不同,他们已经开了灵智,也有人类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也会去学习人类的礼义廉耻,如此,与人又有何异?”
“既与人无异,又未作恶害人,人类凭什么就无缘无故的去伤害他们?”
雄霸这番话出口,趴在美人靠上的小狐狸眼睛睁了开来,看向雄霸的目光中充满了亲近之意。
林天南听完却是目露恍然道:“原来如此,好一个不以种族论好坏,只以善恶分正邪,看来以前是小弟的思想太过狭隘,小弟受教了。”
说完这句,他又接着道:“如此说来,只要李贤侄能与如儿两情相悦,就不会有任何阻力?”
雄霸道:“正是如此。”
林天南若有所思的缓缓点着头,目光微微闪烁,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
李逍遥跟着林月如东转西转,走了足足有一刻钟,才终于到了东厢房。
待李逍遥放下包袱后,林月如又带着他在附近走了走,熟悉一下环境,至少让他知道茅房在哪,要出去又要往哪走。
到得一处回廊时,两人便坐在美人靠上乘凉,李逍遥感慨的道:“你家这也太大了,光是出个门就得绕上半晌,不嫌累吗?”
林月如道:“不累啊!我已经习惯了,对了李逍遥,你到纯阳宫完成入门仪式后,有什么打算啊?”
一说起这个李逍遥就来劲了,“当然是去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啊!学了一身本领,不用来行侠仗义难道用来打家劫舍?”
林月如眼前一亮,往李逍遥身边滑过去一些,道:“欸,咱们打个商量,你下山的时候,记得来找我。”
李逍遥莫名其妙的看着她道:“找你干什么?”
林月如理所当然的道:“咱们一起去行侠仗义啊!我早就想出去闯荡江湖了,一个人多没意思,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两个人一起也有个照应嘛!遇到什么事,还能有个商量的人。”
李逍遥轻抚下巴,道:“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哈!”
“是吧!”林月如又靠近了李逍遥一些,在他肩上拍了一把,兴致盎然的笑道:“你三师叔是我义父,我也算是半个纯阳派的人,到时候咱们一起把纯阳派的名头打出去。”
李逍遥闻言嘿笑道:“这么说咱们算是同门师兄妹?叫声师兄来听听。”
林月如不服气的道:“为什么不是师姐弟?”
“你才多……大,就想当师姐?”李逍遥转头看向林月如,说了三个字后,莫名的顿了顿,这才接着把话说完。
他是突然发现,他跟林月如之间不知不觉已经靠得很近,这一转头,入目的便是林月如那半张美丽的侧脸,还有一股淡淡的馨香传入鼻腔。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林月如琼鼻秀挺,睫毛弯弯,微翘的樱唇水润饱满,让人有一种想亲一亲的冲动。
那以发带绑缚的顺滑长发随意搭在右肩,露出了左边那几近晶莹剔透的耳垂与如天鹅般修长的脖子。
李逍遥感觉自己呼吸都停顿了一瞬,随后若无其事的转回头,他却很清晰的感觉到,心脏此时如同擂鼓一般咚咚咚狂跳不止。
林月如毫无所觉的道:“我今年十八,你呢?”
李逍遥强抑心底悸动,道:“我十九了,年纪比你大,又比你先入门,武功也比你厉害,所以,我是师兄你是师妹,毫无争议。”
林月如撇嘴道:“谁说没有争议?学无长幼,达者为先,不是年纪大先入门就是师兄,之前我只是没料到你会突然出手,这才不小心被你所制,你还真以为我武功不如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