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wfrh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誰是倖存者 線上看-329鑒賞-ngihi
By: Date: 22 8 月, 2020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標籤: , ,

誰是倖存者
小說推薦誰是倖存者
“吱呀——”一声,T推开家门,一天劳作,他只想倒头就睡。可是厨屋里却传来阵阵可口的饭菜香味儿,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自言自语道:“我真是饿糊涂了,娘不在了,怎么可能有这么香的味儿呢?别想了别想了。”
可是那香味儿却非常顽固地往他鼻子里钻,直钻进他的肚子里,引得他不停地吞口水。他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又使劲儿摆了摆头,真实的啊,自己是真实的,香味儿也是真实的。他赶紧跑进厨屋一看,哇,一桌子好吃的菜,还冒着热气呢。
这是怎么回事呢?T怎么也想不明白,不过,他实在是太饿了,坐下来就狼吞虎咽起来。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总有一桌可口的饭菜在等着T回家,他内心惊奇之余,有又点难过:那只小鸟再也没有出现了。
这天,T像往常一样,背着镰刀斧头出门了。不过他并没有上山,而是沿着山沟沟玩耍了一天,早早地就回了村子。
当村里的人家开始做晚饭时,T看见他家的屋顶上,也升起了青灰色的烟,真的有人在帮他做饭啊。
T绕过屋旁的柴禾堆,轻手轻脚地推开院子的侧门,来到厨屋。
一个身穿白衣翠裙的姑娘正在厨屋里忙碌着,只见她面容姣美如月,身姿曼妙如柳,乌黑的头发垂到腰间,宛若仙女下凡。
那姑娘切好菜,抬头发现T站在门外,她一脸慌张,想夺路而逃,T伸手一拦:“请问姑娘是……”
那姑娘眼见无计可施,脸颊通红,低声应道:“我……我是……”
她欲言又止,思虑良久,终于下定决心地说:“我是山上的那只小鸟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T吓得倒吸一口凉气,世上真有动物成精,幻变人类的事情吗?那眼前这位姑娘岂不是妖精?若非与那小鸟早已结下情谊,不觉陌生,此番他恐怕要吓得晕过去了。
“我是一只修道五百年的山鸟精,你起初进山砍柴时,我非常生气,因为你破坏了我生活的地方。我原本是想要报复你的,试探之下,却发现你不仅勤劳老实,还那么善良,宁愿自己饿肚子,也要把饭菜给我吃。你娘过世,我心疼你吃不到可口的饭菜,就变成人来帮你做饭。每天做好饭菜后我就变回小鸟的样子。”
“那……”T也是满脸通红,鼓起勇气说:“你能不能不要再变回小鸟了,做我的娘子吗?”
“现在就算是我想变成小鸟也变不回去了,因为被你们人类看见过了,还跟你说了话,就没有那个魔法了。我现在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了。”那位姑娘含羞说道,“我叫S,我愿意做你的娘子。”
T的生活比以前更幸福了。S不仅长得漂亮,人也非常能干,家里家外,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两个人的小日子越过越甜蜜。
转眼到了冬播的季节,T要下地去翻地了,可是他又舍不得S,像个小孩子一样三心二意,一会儿功夫就往家里跑。
“你个逆子,说话不算话的畜生,今天我就要放了这个女子,看看你们谁敢拦着?”王夫人拄着拐杖颤巍巍的从屋里走出来,身后跟着刚被解绑的白衣女子。
几个打手一看自己的母亲还在重病中,身体非常的虚弱。他一用力就把王夫人甩倒在门前,王夫人的头一下子撞到大门垛子上,顿时血流如注。
W狠只愣了下神,仍旧撒腿去追赶白衣女子一家,眼看就要追上了前面的一家三口,路上竟横冲过来一个人,W狠被撞了个趔趄,刚想张口骂人,细看之下竟愣在当地。
撞了W狠的是个美貌绝伦的红衣女子,她正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打量着W狠,W狠的魂魄瞬间就不知飞到哪个爪哇国去了,把追赶人的事忘了大半。
“呦,这位公子怎么这么急呀?差点撞坏了人家呢。”燕语莺声配着美目顾盼流转。
“没什么大事,不急。小姐可否安好?”W狠盯着红衣女子的媚眼,连说话都温柔起来。
“人家可是身上疼的很,能不能给我点补偿养养身子啊?我可不是讹诈你哦!”红衣女子仍旧媚笑着。
“当然了,不能伤着美人呀!可是我出来匆忙,身上没有什么银两,能否和我到家里去取?你要多少都成。”W狠试探着问。
“好啊,你可不要糊弄我,如果你不兑现承诺,可别怨我赖着不离开霸占你的家产。”红衣女子笑意盈盈的开着玩笑。
W狠心里是求之不得,这个红衣女子比白衣女子强多了,不只是更漂亮,还懂得风情,得到这个女子岂不是自己的福分,至于那个什么白衣女子就随她去吧。
第二天清晨,管家来报,外头有個瘦削的中年男子,指名道姓要见S。S让管家把人带进来,当来人出现在S的面前时,他一眼就认出此人正是R。
R道:“阔别多年,听闻S在西凉可是个大善人啊!”
S尴尬地说道:“那是西凉百姓抬举。”
这时,R从袖中掏出一样东西,说:“物归原主,昨晚R的灯笼吸引了令千金,害得令千金丢失了此玉钗。还好,R把它从毛贼手上重新取回了。”
S闻声,从卷帘门出来,接过玉钗道了一声谢,便站在一旁,好奇地盯着这个赠灯笼的中年人。
R道:“听闻S养有一只金翅异鸟,叫声清脆,可替人治伤。”S讪笑道:“那是道庵的造化,跟一只鸟有何干系?不知R此番来此,是为报前仇旧恨,还是为了看鸟?”
顿觉手痒,便做了盏灯笼。不过你放心,那盏灯笼用的不是人皮,而是西凉县自产的天竹的竹膜。用此物仿人皮,亦可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然后,R又黯然神伤道:“人皮极阴,造下的孽,岂能在这世偿还完。昔日在宫府放火的真凶找到,我才得以逃脱死罪,可人皮一案,活罪难逃,便在狱中呆了几年。出狱后,在下娶得贤妻,也真是报应,唯独生下的女儿,生来就长满痘斑,让人不忍目睹。我听闻金翅鸟之异,可否借来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