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wghh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聖者降臨 鳳凰烙印-第五百四十六章 星雲-5h7hc
By: Date: 22 8 月, 2020 Categories: 遊戲小說 標籤: , ,

聖者降臨
小說推薦聖者降臨
大门内是一个约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圆形宽阔空间,房间的地面、墙壁和穹顶同样是银灰色的金属材质,墙壁上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扇金属门,从门上用通用语标识来看,似乎是各类维护物资的储备间,以及给维护者提供的休息区。
而在房间中心,一座占据了大半空间的绘刻有复杂魔法符号和线条的阵台上,分别悬浮着十三枚晶莹剔透,绽放出蓝色或紫色魔法光辉的巨大菱形水晶。
这些水晶大小不一,位于阵台正中心的那颗最大的水晶足有两三米高,周围环绕着大量流转不息的符文光带,散发出绚丽迷人的蓝紫色光芒,而周围簇拥着它的四颗菱形水晶则稍小一些,光芒也比之前者略显暗淡;而最外层的八颗水晶则又小上一号,周围环绕的符文光带也相对稀疏。
“这里是直接通往大封印阵眼内部控制区域的传送间。”
邓普斯在阵台前停下脚步,转过身,目光逐一扫过所有的维护者,道:“请各位按照自己身份卡上的序列号,寻找各自的传送水晶,初次参与维护的学员,将会由拥有维护经验的中高阶组负责引导,在之后的维护过程中,他们将作为你们的阵法学导师,深入教授你们维护相关的知识并进行示范….如果遇到任何疑问,都可以向自己的导师提问…”
或许是事关重大,邓普斯一向和蔼的声音也变得肃然。
初次来到此地的维护者们都被这种肃穆沉静的氛围所慑,显得有些惴惴不安,没有人大声说话,所有人都默默按照要求,来到与自己身份卡序列号对应的传送水晶前原地待命。
林顿和希耶尔走到同一颗传送水晶前,很快,一位穿着主教袍的女性圣职者和一位男性魔法师也走了过来。
“13号林顿·科瑞恩,还有14号希耶尔·克洛缇德对吧。”
这位少见的女性主教用圣职者特有的令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对两人确认道。
她面容温婉柔和,搭在白羊毛披肩上充满光泽的微卷粟色长发看起来有一种优雅高贵的气质,而她身边身着黑色法袍的中年男性魔法师带着眼镜,脸上法令纹很深,给人一种刻板认真的感觉。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夜空般的青黑色瞳仁静静地打量着林顿和希耶尔。
“是的,主教大人,魔导师阁下。”
林顿画了个十字圣号,向两人躬身施礼,他从这两人袍服的式样和胸口的徽章看出,这位看起来最多不过三十岁左右的女性居然是一位大主教,而她身边的那位中年魔法师也是一位魔导师。
希耶尔看了看女主教和中年魔法师,又看了看林顿,也跟着低下头行了一个法师礼。
“我叫珍妮,这位是罗金斯魔导师。”
女性圣职者微笑着简单介绍了自己和身边的男性魔法师,接着道:“之后,我们两人会作为你们这次的阵法学导师引导你们,在学习和维护的过程中,如果遇到任何不解或无法确定的问题,都请随时向我们提出来。”
“是,导师。”
林顿看了看周围,发现像自己这样初次维护的小伙伴都站在最外层的八颗传送水晶前,而中层的四枚较大的传送水晶前则聚集着大主教和魔导师等资深高阶,而在最中心那颗最大的传送水晶前,只站着两个人——也就是这次维护工作的主负责人安其罗和邓普斯。
同时,林顿还敏锐地注意到,似乎只有自己和希耶尔这一组安排了大主教与魔导师的引导者,而夏尔和汉考克、加文组的导师似乎都是主教和大魔导士的阶位。
“是安其罗老头故意安排的么….?总觉得有点拉仇恨啊…是对希耶尔不放心?还是说…”
林顿看向阵台中心面对那颗巨大菱形水晶的安其罗,老头正在与邓普斯大魔导师交流着什么,并没有往这边看一眼。
其他维护员也很快注意到了林顿这组的异常,于是各种异样的目光向林顿和希耶尔两人投来。
蜜丝缇瞪大眼睛看着希耶尔,满脸都写着不服,海妮和维恩的目光也有些复杂,倒是亚德里安一脸淡定,似乎并不意外这种结果。
圣职者这边,加文,汉考克和夏尔倒是没有什么嫉妒的神色——毕竟林顿的适性测试成绩摆在那里,平时相处时也和他们的关系不错,他们都已经慢慢习惯了这个总是给人惊讶的学弟。
但埃里希就不同了。
“…居然是珍妮大主教?!可恶,为什么偏偏只有那家伙….”
在发现林顿的导师居然是本该进入中层甚至核心区域维护的珍妮大主教,埃里希心中的负面情绪立刻如野火般在心中滋长,几乎难以遏制。
就连即将直面梦寐以求的位面大封印,感知阵法学的无上杰作的喜悦都被冲淡了不少。
埃里希很清楚,和他们这些低阶维护员不同,因为大封印维护人数的限制,每一组高阶维护员都需要承担很重的任务,因此他们一般不会兼顾指导其他初次维护者的工作。
他不了解那位魔导师,但珍妮大主教可是教廷近些年相当出名的人物。
作为前枢机主教圣克莱门特的弟子,她对神术阵法和神文学有着十分杰出的天赋,年纪轻轻便凭借相关研究晋升了大主教,而且已经是第三次参与大封印维护了,可以说经验丰富。
加上珍妮主教容貌美丽,气质高雅,性格温柔,是很多中低阶男性圣职者憧憬的对象——他也不例外。
居然不惜将原本应该在核心区域工作的珍妮大主教调到外层区域教导林顿,就说明在两位总负责人心中,认定林顿这一组有让他们如此重点照顾的价值。
更让埃里希难受的是,他还没办法对此提出任何异议。
林顿的适性测试成绩和属性数据在这次维护的新人中简直可以说是一骑绝尘,甚至与其他人拉开了相当大的距离,虽然不愿承认,但他确实在各项考核中都不如对方,这份成绩,被总负责人另眼相看也让人无话可说。
虽然明知这是安其罗大主教的安排,但就算身为阿奎那家族的嫡系子弟,埃里希也没胆子质疑一位地位稳固,甚至是下届教宗候选人之一的核心枢机。
他当然也不敢怀疑适性测试的权威性和真实性,只能将这份吃了苍蝇般的郁闷感压在心里。
“…那位主教可真是难得的美人。”
埃里希身边,那位强壮如战士般的魔法师亚德里安注意到了自己搭档的异状,状似无意地道:“能和符文学专家罗金斯魔导师分在一组,想必是相当优秀的人物吧。”
“哦,是啊…”
埃里希艰难地挤出了一个笑容:“珍妮主教可是被不止一位枢机阁下认定为能够在四十五岁前晋升红衣大主教的天才…”
“是么…看来两位大人对希耶尔小姐和你们的那位同伴相当看重呢。”
看出了埃里希眼中的嫉妒,亚德里安似笑非笑地耸了耸肩。
……..
“维护人员已经全部就位。”
邓普斯大魔导师从怀中取出了一块银色的怀表看了一眼,然后道:“现在所有人把右手放在自己面前的传送水晶上。”
听到这话,围绕在菱形水晶前的众人都伸出手,触碰自己面前悬浮的水晶。
林顿也将右手放在水晶上,却发现自己虽然已经触碰到了水晶表面,但手掌的触觉却没有带来任何反馈,只是隐约有种眼前的水晶仿佛不是“死物”的感觉,甚至自己似乎还能感觉到它“心脏”的搏动。
下一秒,他惊奇地看到,以自己手掌接触的位置为起点,自己的身躯开始逐渐变得透明。
他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希耶尔和两位导师,发现他们的身躯也同样变得半透明,仿佛有种即将脱离这个空间的感觉。
这时,邓普斯和安其罗两人一同伸出右手,按在了悬浮在阵台中心的那颗最大的菱形水晶之上。
刹那间,本就光彩闪耀的水晶爆发出一道耀眼的强光,水晶上环绕的符文光带瞬间扩大开来,将整个阵台上的空间全部囊括。
仿佛与其呼应般,阵台上所有的水晶同时光芒暴涨,如海潮般淹没了站在水晶前众人的身躯。
林顿发现自己一瞬间失去了五感。
似乎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这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消失,五感开始渐渐恢复。
林顿下意识地睁大眼睛,茫然地打量四周。
原本的空间、阵台和其上的水晶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如同梦境一般的景象。
如宇宙般无边无垠的黑暗之中,无数或银白、金黄或浅蓝色的星辰闪烁着,它们连成了不同的星座,组成了一片片璀璨的星云。
“这里是…”
林顿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由直径大约三米左右的圆形法阵图案构成的“平台”上,身边的人只剩下了希耶尔,珍妮大主教和那位叫做罗金斯的魔导师。
希耶尔没有去注意其他人,她双眼盯着远处影影绰绰的“星云”,眼神中闪烁着林顿从未见过的光彩。
这时,珍妮大主教柔和的声音传到了林顿耳边:“这里便是可以直面大封印外层符文回路结构的控制区域之一,从明天起,我们的维护工作也将在这里进行。”
“符文回路?”
林顿下意识地问道:“回路在哪里?”
珍妮大主教笑了笑,对一旁的罗金斯主教道:“再靠近些吧。”
罗金斯主教点了点头,他黑褐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银色的微光,林顿就发现他们脚下的魔法阵开始向最近的一片“星云”移动,速度很快且十分平稳。
“我们脚下的法阵平台可以通过精神力操控,在这片区域进行移动,也可以借此很方便地返回传送间,之后我会教给你们控制方法。”
随着距离快速接近,林顿终于看清楚了那些“星云”的真面目。
他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那些明灭不定的“星辰”,全部都是闪烁着光芒的魔法和神术符文回路构成的光球!
密密麻麻,数量难以计量的符文,铺开在了林顿的眼前,一颗颗金灿灿的符文光球仿佛漆黑广袤的宇宙中漂浮的星辰,仿若无穷无尽的魔法和神术符文嵌套组合,组成了一片片仿佛白色的烟雾和云朵般的星系!
这些复杂的符文光球按照某种极为和谐的规律连接排列,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
罗金斯魔导师控制着移动法阵,在一颗符文光球前停了下来。
靠近了看,这种震撼的感觉更为强烈,闪烁着白色辉光的巨大光球内外,无数闪烁的符文相连,排列,组合成复杂的符文回路组,大量回路围绕着核心符文组,形成了一条条自旋的符文光轮。
构成回路的魔法和神术符文在光轮回路中遵循着林顿完全无法理解的某种规律运转,并不断射出不计其数的能量丝线,与附近的其他符文相连,交织,成为一片片蛛网般的网格。
“回路内的魔法和神术术式结构并非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会遵循着某种规律不断重新排列变化——但是直到今天,议会和教廷都还没能够完全解析破译。”
罗金斯魔导师停下了法阵,淡淡地道,显然是说给林顿和希耶尔两人听的。
他的话音刚落,林顿就看到这些极细的能量丝线相继断开,符文在运动至合适的位置后,再次射出能量丝线与其他符文相连,组合成一条条全新的符文回路,接着在四五秒左右的时间内,这些回路再次断开,不断重复着这种过程。
而每当符文组合相连时,整个符文光球就会亮起,断开时便又归于暗淡——这就是林顿在远处看到这些“星辰”不断闪烁的原因。
因为变化太快,林顿的双眼应接不暇,根本无暇细看,符文组合便已经改变。
无奈,林顿将目光暂时从眼前的符文光球移开,看向远处。
他看到整个空间中,无数这样的符文“星辰”连接成了一条条星系般的旋臂,放眼望去,远处影影绰绰,不知有多少这样的“星系”!